妖之宿命_高一想象作文_高中作文ao-259

妖之宿命_高一想象作文_高中作文

——我是人?还是妖?我不知道。

她们都说我是妖,可我却有着人类的灵魂。

她们都说妖的微笑是敷衍,妖的想念是谎言,妖的爱情谁也看不见。妖可以任意的消失迷离,任意的邪邪肆笑,任意的迷惑人间。

她们说女人只是妖寂寞时的玩伴,因为妖精很怕空虚,很怕一个人的寂寞。

是吗?我不知道。没有人告诉过我什么。

可我不是妖精,我说。因为我没有妖精的灵魂。

我悲伤的表情像极了被玻璃窗透视过的脸,我觉得我装满了渴望或是欲望的脸,就像蜗居在肮脏的缝隙里,黄色的泥土深处,最黑暗潮湿的裂缝里一样。没有光彩的秃废着,扭曲着。

于是她们说,看,这就是妖的脸,一张泣血妖娆的脸。

这个时候,我真的很想去把那种丑陋的脸,零零散散地撕成碎片,粉碎她们的渴望,然后释放出自己的欲望。

所以,很认真的流血对我来说是一种快乐的释放。

因为,我害怕那种桃色的欲望沉默在身体里的,它们不停在累积着,积压着,然后不停的凝固在我的心脏边缘,我快要被压的呼吸不了,却无处宣泄……

我为什么是妖精,我问她们。

因为女人,都喜欢妖精。她们说。

所以,我做了妖精。可我还是没有妖精的灵魂。

——爱。

这世上或许只有爱,会无限包容人们。

但是,爱也可以厌倦和欺骗。

很多时候人们总是分不清楚。

网上的爱情,也只不过是空虚的时候,找的乐趣罢了。

城市里。

夜还未至,暝暝暮色中,却已有哀伤在浮动,无形的悲痛的惹人哭泣,是谁?是谁在抢先悲伤?

充满欲望的爱情,衍生在死寂的城里,寂寞空虚的夜里,有桃色的梦夹杂着灰尘,飞啊飞啊!荒芜的废墟中是谁在魅影丛生?

那些白日里走进爱情里的人们,在夜晚来临的时候,终于走出了内心的荒芜和孤寂,空气在安静的夜里,亦缓缓退去了白日里的的浮躁与矫饰。

爱最终还是,自顾自的走了,它张扬的拉着堕落的人们一起陪葬。看他们绝望的笑或是绝望的哭,看她们频死前的繁华,但是,爱却忘记了它并不是生命的主宰。

——妖言碎语!一个人安静的冥想。

想哭,真的很想哭。

今天的夜晚不知道怎么了,心里突然的很难过,那种莫名的难过,就像没有边界的海潮,突如的袭来,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电脑前,没有意识的敲打着键盘,木呐的声音,深深浅浅的嵌在我寂寞的心里。一时间却恍惚起来,竟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?自己要做什么?

总是麻木的欺骗自己说,一个人也挺好,,一直觉得我需要的不多,可我为什么现在如此的落寞?

是不是我开始累了,开始疲倦了?是吧,我对自己说,我真的好疲倦。我真的好辛苦,心里明明一直拼命想要的东西,却一直努力的装着无所谓,心里明明有着许多空洞的欲望,却偏偏要压抑。为什么,为什么?我不知道?所以继续的苦恼吧。很多时候明明要忘记的东西,却偏偏无法忘却。当我忽然要想起它们的时候,却又不知道把它们放置何处?所以继续的迷茫吧。我只是个喜欢在黑夜里妩媚的妖精。黑暗里一个人。静静的。感受着灵魂的舒展,然后放肆的流泪。可是在眼泪里就可以找到永恒?

总是在寂寞的时候,自己对自己说话,很认真的说话,即便那些是真实的话或是虚空的谎言,我沉迷,我爱听。沉默是一个人的灵魂释放,或许我该理解一个人的沉默。

什么是比快乐还快乐?什么叫比忧伤还忧伤?可我现在是什么?孤独的踌足在无奈的尽头,无奈的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?我是悲伤的。可我却还要一直坚持快乐着。

无谓吗?真的无所谓吗?痛,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痛,它深刻的影响着我的思绪和我的躯体。这可是一种被现实世界牵扯的痛啊!我要怎么去整理?乱吧,继续的乱吧,因为我已无力改变什么,或者说我不想改变?

那些可笑的事情啊,那些可卑的人们啊,还有我寂寞的灵魂啊,想笑,又想哭。更多的还是无奈吧?

很久了。很久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冥想了。

眼泪,是悲伤的痕迹。痛,是灵魂的挣扎。

那些踌伫的脚印,或深或浅地纠结在我悲痛的生命里,每向前一步,就痛一次。

夜里的时候,我总很想放肆的哭,放肆的笑,一直到累了,倦了。直到悲伤的睡着。

有时候我总是责怪自己,为什么不懂得去珍惜,为什么要等到它们被自己折磨的支离破碎,才知道要把他们仓皇的拼凑起来,让它紧贴在自己滴血的伤口前,然后静静的安慰自己,安慰到用尽力气,安慰到最后的无语。

一个人,傻傻的发呆。

我的忧伤,我的痛苦,我的落寞,我的凄寒。我为什么不可以快乐的笑呢?可是我知道,我不能,很早的时候,我就已经失去这样的功能了,这是注定的宿命,我注定只属于悲伤。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,是不是现实的生活,真的让人很无奈,或者是人们根本不懂得满足?是我不知满足吗?可我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我默默的问自己,但是,我的快乐在哪儿呢?为什么已经有很多的温暖了,可我还是觉得寒冷?

寂静里总是不断想念着一些人一些事,一边想着,一边挖掘着,一边整理着,一边收藏着,那些悲伤的,喜悦的,要我怎么忍心去割舍?所以,我继续的忧伤着,痛苦着,落寞着,凄寒着。

我这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痛一起积压着我,好象整个身体都被带上了沉重的枷锁,我拿着钥匙,却不知道要先开哪一个?游戏还没有开始,而我却已经累了。

这个冬天里,没有雪,突然觉得很遗憾,看着街上那些落寞的人群,突然很令人释怀。

感觉孤独了吧!

仿佛全世界的人,都离开了,而我却被狠狠的关在快乐的门外,想伸出手去努力的抓住些什么,才发现眼前一片漆黑,悲伤的时间在无意中,游满了我的指间和身体,无声无息,我感到一种呼吸的痛。离我那么近,近的在我的身体里繁衍然后驻扎,生根。

夜晚,我已习惯了彻夜不眠。独自的面对着自己,只有那时候,才会觉得世界很宁静空虚,仿佛一切都是虚幻的。虚幻的让我分不清楚方向。

孤单的坐在电脑前,看着漂浮的屏幕,突然就掉几滴眼泪,想哭,只是想哭,却没办法继续掉出眼泪了,我想我还是安静点吧。我恨这些悲伤的眼泪和这些会痛的呼吸,它们让我变的忧郁,让灵魂变的华丽而又秃废。连空气也变的潮湿。此时,那些欢笑声,哭泣声,绝望声,都让我烦躁不安。他们都说看不见我的笑脸,其实,我的笑脸早在寂寞来临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。悲伤和忧郁是我的空气,没有它们,我便没办法呼吸。

夜凉如水,不经意间溅起疼痛的朝夕,于是玫瑰花般艳丽的色彩,浸着黑夜的妩媚,弥漫着如梦幻般的忧伤。

——她们说灵魂是个繁华的东西。

她们说灵魂是个繁华的东西,沉迷,也只是暂时的释放热情。

笑,并不是发自内心,那只是宣泄灵魂深处的寂静。那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极度空虚和落寞。

我那么的向往快乐,却又不信任快乐根本。人生的长路上我努力掩饰,努力躲避,努力逃跑,去没有发现,我根本无路可逃。

指间游离的时间啊,总是在催促我向前行。而我却害怕了,害怕我灵魂深处未知的欲望,未曾实现,就会被无情的毁灭。看着幸福的人们或分飞或离合?羡慕的同时又突然想笑。祝福的同时又恶恶的诅咒着。然后就有种咸咸的液体流过,然后划进我的嘴里。

以为自己有着高傲的花魂,所以总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远。所以固执的认为,死亡可以毁灭一切,包括所有的痛苦和悲伤,但,当我看到近在咫尺的死亡时,我却丧失了走向它的勇气,于是我诅咒着自己,我是个胆小鬼是吗?

我的生活是那么的现实,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平淡,那么的单调,这样安静的生活似乎伸手就可以抓住我所有的欲望,而我现在又在胆怯什么呢?

我的悲伤和痛,它们就像五彩的浮萍,艳丽的开在我心的中央,当涟漪袭来一次,它们就美丽一次,因为它们的存在。我枯竭的心灵才有蜻蜓飞过。

——青春。

时光在未知的空间里流逝而去,带着我在曾经的舞台上演绎过的美丽或痛苦。

暮然回首,却发现,在我不经意的时候早已与我檫肩而过,悄然的逝去在迷茫的日子里。

这几天突然觉得自己的文字快要枯竭了,所以我一直不停的写着,艰难的写着,直到写的眼眶发痛,然后又统统毁灭,然后一个人开始郁闷到天亮,然后继续的写,然后继续的毁灭,然后继续的郁闷……

不经意的转身,那个依然稚气的背影,抖落了一地的落寞……

于是,我狠狠地告诉自己,如果你活不下去的话,就倒下去……像滴落的泪水一样。散开,然后毁灭。

我的意识像春天里融化的雪一样,慢慢的开始融化,开始流入地底。

我对我的悲伤说再见。我说,再见悲伤!我对着我的寂寞说再见。我说,再见寂寞!

然后我看到了,我青春里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开始枯萎,飘向我灵魂的最深处,然后以个幽雅的姿态融进一个不可预知的黑洞里。

——只是,寂寞而已。

寂寞的时候,我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数落着挣扎在我指间的文字。

寂寞的时候,我总是很期待的,渴望那个可以纠缠我一身的誓言出现,在每个星光坠落的夜晚。我渴望着同样的渴望,寂寞着同样的寂寞。

寂寞的时候,我总是不停的为我骄傲的青春伤感哀痛。

寂寞的时候,我不停地问自己这些悲伤文字的出路在哪里?他们张扬的价值是什么?是否,长久以来我都做着同样一件徒劳无功的事,而且又欲罢不能?那么等我安静的死掉,是不是就可以结束这场虚空的寂寞?

六中高一:黄花鱼